• 期待乐视团队接受外界合作伙伴已经提出的建设性方案
  • 发布时间:2017-04-19 15:54 | 来源:hg0088 | 浏览:
  •     4月17日傍晚,周航声明就像块大石头,在乐视近期相对平静的湖水砸起了一片浪花。
     
        声明表示,周航所说“挪用13亿”,事实上是2016年11月,在易到单独贷款困难的情况下,乐视控股以名下乐视大厦作为抵押物,以乐视汽车生态内的易到为主体取得的一笔14亿联合贷款中的一部分。当时双方已明确约定,该笔资金用于包括易到在内的乐视汽车生态的日常经营资金周转,其中,1亿用于易到,13亿用于乐视汽车生态。对此,周航本人不仅知情,也在相关的董事会文件上签字确认,并且易到与乐视控股也已经签订了相关协议。“该等不实言论严重侵害了易到及乐视的名誉权,已涉嫌诽谤。”
     
        “如果这个声明所说是事实,乐视已经涉嫌骗贷。但是,大部分企业在贷款之后,可能会对资金用途做分配,只要是集团内部的企业,一般银行不会计较。而且银行在贷款之后很少继续追查贷款金额流向,追查起来较难。”上述不愿具名的有银行人士告诉记者,乐视控股将乐视大厦作为抵押,以易到用车作为主体贷款方,贷款金额应该专款专用。虽然三家公司同属于乐视集团,但乐视控股、易到用车和乐视汽车生态并非同一家公司,因此13亿元的款项“涉嫌骗贷或挪用贷款”。
     
        据上述银行人士表示,此次乐视与易到用车是联合贷款。根据资料显示,联合贷款是由两家或数家银行一起对某一项目或企业提供贷款。联合贷款的金额一般小于银团贷款,形式与程序比银团贷款简单,没有主牵头和牵头行之分,一般只有一家商业银行担任代理行,负责同其他银行的联系,并对贷款进行管理。联合贷款也不采用公开发函邀请其他银行参加银团,而只是几家银行事先经过商讨,分别承担贷款金额,即能组成联合贷款。由于参加的银行少,联合贷款的管理费等费用小于银团贷款,使借款人减少借款成本。
     
        虽然有不少银行人士表示,银行有抽贷的可能性,但上述银行人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认为,银行抽贷的可能性较小。目前来看,银行可以以“贷后风险”的理由介入此事,但如此做的银行较少。一方面,对涉嫌企业的调查需要一家银行牵头介入,牵头银行需要调查收集证据,是否成功都是未知,银行没必要为此事与贷款大客户弄僵关系;另一方面,此轮批贷金额过大,抽贷很难操作,紧逼企业有可能产生坏账。而且,目前乐视和易到发布的联合声明不具有法律效应,必须由相关行政部门如公安局、银监会、央行等等经过企业调查,公开发布声明才能确认企业骗贷。
     
        股东反目背后声明之中,周航不仅直指是乐视殃及了易到用车,甚至爆出“易到当前确实存在着资金问题。而这个问题最直接的原因是乐视对易到的资金挪用13亿。”周航担心的是,易到用车的近况可能会引发妨碍社会稳定的群体性事件,希望易到用车实际控制人--乐视和贾跃亭能妥善处理好。
     
        这件事戳到了乐视和易到的红心。昨晚乐视控股和易到立刻发表联合声明:乐视从未挪用过包括用户充值在内的易到任何资金,而且已投入近40亿元资金及大量生态资源,支持易到发展。
     
        过去半年,一些来自外界的声音认为,周航的变化正是因为他逐渐失去对易到的掌控。2015年10月20日,乐视宣布战略投资易到,获得易到70%的控股权。当年乐视如日中天,而易到面临滴滴和中国优步的夹击,正需要融资扩张市场,乐视的融资在当时来看是“及时雨”。
     
        声明之中,周航不仅直指是乐视殃及了易到用车,甚至爆出“易到当前确实存在着资金问题。而这个问题最直接的原因是乐视对易到的资金挪用13亿。”周航担心的是,易到用车的近况可能会引发妨碍社会稳定的群体性事件,希望易到用车实际控制人--乐视和贾跃亭能妥善处理好。
     
        这件事戳到了乐视和易到的红心。昨晚乐视控股和易到立刻发表联合声明:乐视从未挪用过包括用户充值在内的易到任何资金,而且已投入近40亿元资金及大量生态资源,支持易到发展。
     
        在4月17日的声明中,周航表示,从2016年2月起,自己及原易到管理团队,一直积极配合并全力支持以彭钢为首的乐视派驻新管理团队在易到的工作,帮助他们尽快融入,过渡和完成工作交接,并一度看到新管理团队在投入、能力上的积极表现而高兴。随着稳步的过渡,周航也逐步平稳地退出了易到的实际管理层角色,易到用车现在的实际控制人是乐视和贾跃亭。
     
        “周航最少已有两个季度没有管理公司事务”,周航的退居二线被易到用车前员工证实,但其表示,周航与彭钢的交接工作并没有那么顺利。
     
        作为与周航风格迥异的管理人,彭钢在去年6月份进驻时对员工进行了清理。有易到用车前员工向记者爆料,彭钢曾公开将员工分为四类,第一类不仅是“生态化反人才”,即乐视系的人,而且自我主观意识强,属彭钢的亲信,重点培养;相反,最后一类则是不积极拥抱变化的非乐视系员工。大部分老易到员工被归到第四类,并逐渐离职。
     
        去年,易到已经有大批员工离职,一名曾经的易到员工说:“有几十个人去了首汽,还有的去了滴滴,易到的老员工几乎没剩下多少了”。该员工表示,离职的主要原因一方面是因为易到的现状和未来发展确实不让人乐观,另一方面,“彭钢太过强势的管理风格也让很多人觉得没法接受”。“肃清”之后,易到用车一改“低调”、“小而美”的风格,进行大幅度的促销和充送活动。
     
        而作为积累了大量现金流的易到用车,其司机竟然出现了提现失败的情况,而且持续数月至今。随着提现的多次失败,司机们的情绪也产生了变化。据记者了解,今天,处于漩涡中心的司机来到了上海市隆昌路的易到分公司,希望就提现问题讨要说法。
     
        据本报记者在上海易到用车办公地点走访,按照上海易到司机们的说法,上海易到注册司机有40万人,活跃司机至少有10万人,平均每名司机欠费两万,以此计算,上海地区易到累积拖欠金额或高达20亿元。对于司机催讨的处理,上述司机告诉本报记者,易到上海公司拿不出解决办法,只是拿出一张单子,让司机填写信息备案,说是要报备到北京,一个月后打款。“司机一直将提现困难一事怪在周航的头上,此次声明,周航也是希望自己能与这类群体性事件撇清关系。”一位前员工猜测。
     
        随着提现的多次失败,司机们的情绪也产生了变化。据记者了解,从年初至今,北京、上海的易到用车办公地点多次被要钱的司机围堵。虽然易到曾经承诺可以进行提现,但是还有绝大部分司机没有提现成功。“司机一直将提现困难一事怪在周航的头上,此次声明,周航也是希望自己能与这类群体性事件撇清关系。”一位前员工猜测。
     
        此外,近期周航加入顺为资本,也为此次周航在此时发布声明平添了几分合理。由网约车企业人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猜测,此次声明是周航进入顺为资本的“投名状”。“雷军与贾跃亭不和由来已久,从乐视系的易到用车跳进雷军系的顺为资本,周航总要做些什么。而乐视挪用易到用车13亿元一事,可以说是十分有力度的,周航与乐视之间的关系也将僵化。”上述人士表示。
     
        值得人注意的是,周航在声明中表示,“期待乐视团队接受外界合作伙伴已经提出的建设性方案,迅速、彻底地解决好易到面临的现实问题。”而有网约车企业内人士和易到用车前员工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易到用车就一直在积极寻求融资,并正在与融资方商谈。不过受到年末网约车新政出台、乐视被爆资金链紧张以及易到用车拖欠合作商货款等多方负面的发生,公司与融资方的细节一直未商定好。直到上个月,有乐视控股的人透露易到用车近期将有融资。上述易到前员工表示,不排除周航在声明中说的“外界合作伙伴”和“建设性方案”是有融资方提出的,周航希望乐视接受融资方建议并改善易到用车的近况。
  • 相关内容
  • Copyright 2015-2016 山东潍坊农业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