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欧洲成为“危机回潮”的下一个风险震心
  • 发布时间:2019-04-08 09:20 | 来源:hg0088 | 浏览:
  • 欧洲方面,英国脱欧的结局仍有较大的不确定性。同时,依然不排除政治事件爆发。那么您如何看待欧洲经济的走势?
     
    程实:2019年全球经济面临着“危机回潮”的挑战,而欧洲正是“危机回潮”的下一个风险震心。
     
    第一,“危机回潮”大势不改。从长远的历史脉络来看,在2007~2016年间,全球金融危机循着清晰的路径依序传导:以信用支点渐次崩塌为核心动因,危机的形态沿着“流动性危机到主权债务危机、再到货币危机”的路径持续演化,震心从美国向欧洲和新兴市场渐次转移。在完成了金融风险“顺序传导”的过程后,全球迎来了2016年下半年至2018年上半年的强势协同复苏。然而进入2018年下半年,全球经济复苏势头明显减弱,陆续发生的新兴市场货币危机和地缘政治风险上升即是回潮的预示。经历了过去两年的过渡期,2019年全球已经开始呈现出风险“逆序传导”,而其链条仍然由木桶理论决定,只不过重心由金融风险向其他风险转变。因此,新兴市场货币危机在2018年成为危机回潮的第一站,欧洲和美国将依次在2019年、2020年成为风险震心。
     
    第二,“短板效应”正在兑现。2019年,经济增速的下行正在助力欧洲民粹势力的崛起,推动区域风险由弱转强、由短期转向长期。第一,由于默克尔卸任德国基民盟领导人,德国对欧洲的“稳定锚”作用将被打上巨大问号;第二,围绕预算目标,意大利与欧盟的博弈未来可能再度升级,继而触发欧盟超额赤字程序,并在一定条件下引致意大利主权信用危机和欧洲银行业危机;第三,2019年3月,英国退欧协议难产的概率飙升,以致被迫延期,使退欧风险由“短痛”变为“长痛”;第四,2019年5月,在欧洲议会选举中,各国民粹政治势力有望首次形成统一阵线,增强反区域一体化的力量;第五,2019年11月,随着欧央行行长德拉吉卸任,欧洲货币政策和危机救助策略恐生变数。总体而言,受制于疲弱的经济增长,2019年欧洲市场的整体表现预计将陷入长期低迷。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