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互联网巨头纷纷重兵杀入互联网金融领域
  • 发布时间:2018-09-20 16:18 | 来源:hg0088 | 浏览:
  •   2017年底,京东金融CEO陈生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从根本上就没想做金融,但是必须要经历几年做金融的过程,要不然没人搭理你。”简而言之,他们一开始就觉得做金融企业没前途,帮金融机构做服务却永远会有市场。
     
      但事情真是这样吗?更早前的2017年2月10日,京东集团的开年大会上,刘强东为自家的金融业务唱赞歌:尽管支付业务起步较晚,但其他类别如京保贝、白条、京东众筹等都在行业率先推出,众筹已经占了行业超过50%以上的市场份额。
     
      刘强东当时的期望是,“在未来,京东金融不仅仅会有这些金融产品和服务,很快,我们将会进入证券、征信,包括银行,总有一天我们会申请自己的银行,或者控股一个银行,这样我们才能够为我们的用户提供全金融的服务。”另外,他坦承,京东正在通过申请牌照或者通过投资购买的方式进入保险,因为和电商业务有重要的正相关关系。
     
      如今,500多天过去了,京东金融非但没有做出这些业务,还宣布要更名了。一前一后,两个人自相矛盾的表态,并不是谁说错了。本质在于相关金融政策发生了变化,在不同的监管要求之下,企业的运作模式也必须改变。 9月17日晚,京东金融的官方微博悄悄的更了名,由“京东金融”变成“京东数科”。“京东金融”更名“京东数科”,虽是主动求变,更是无奈之举。
     
      金融就是这样一块大蛋糕,很多人都知道BAT是三家互联网巨头,却不知道BAT三家公司2017年的净利润加起来也仅仅只有工商银行净利润的一半。如果论营收,ABT三家公司2017年的营收加起来也不及以保险、银行等作为主业的中国平安同期营收的一半。
     
      所以,互联网巨头如果说自己不想吃金融这块大蛋糕,我想是很难服众的。没有不想做,只有上面不让做,这才退而求其次为传统金融机构做服务,让他们吃肉自己也喝一口汤,蚂蚁金服和京东金融就是这样。
     
      但是二者命运又截然不同,最大的区别在于时机上。蚂蚁金服趁监管在鼓励民营银行时就联合其他几家公司申请了网商银行,更是作为发起股东入股了众安保险以及控股了国泰产险。
     
      几乎与网商银行设立的同一时间,腾讯也牵头设立了微众银行;百度则是曲线救国,通过和中信银行合作成立了百信直销银行;而小米也与新希望等一起发起设立了新网银行。几家市值超过500亿美元的互联网大公司里,唯一没捞到好处的就是京东了,这才有了刘强东在2017年初申请银行或控股银行的表态。
     
      在刘强东的眼中,蚂蚁金服有的,京东金融也该有,第三方支付牌照就是一个例子。2015年后,央行宣布停止发放第三方支付牌照,互联网巨头只能通过并购的方式获得牌照。有着支付牌照的公司,往往能找到好的退路。钱袋宝被美团点评全资收购,快钱卖给万达,更早之前,支付宝获得了第三方支付牌照,京东通过收购网银在线获得了牌照。
     
      但是京东想做银行,却是来晚了。从2017年下半年起,为响应监管要求,大家都在做一件事,强调自己不做金融,只做服务和技术输出。如果这时再申请银行牌照,无异于是逆监管而行,这才有了陈生强后悔后劲地说“一开始就觉得做金融企业没前途”。既然做金融没前途,为什么当初还公开表态说要做银行、证券、保险和征信呢?京东金融怎么可能像自己形容的那样,一开始就云淡风轻的看着同行们厮杀只觉得索然无味呢?
     
      在中国创业,强如马云、王健林这这种首富级别的人物,即便表面再风光,也只能在游戏规则内游走,而政府监管部门才是游戏规则的制定人。君不见日进斗金的腾讯也拿不到吃鸡游戏版号,马化腾至今也没有想到解决办法吗?即便再大的蛋糕,政府没批准你吃,谁也不敢上前去切。
     
      2006年,京东陷入资金链断裂的窘局。没钱就没法开展业务,当时的财务状况甚至发不起员工工资,刘强东经朋友介绍认识了投资人徐新。第一次见面,两人从晚上十点聊到凌晨两点,刘强东用了四个小时讲述自己的创业故事。徐新当机立断,帮刘强东订好了一起从北京去上海的机票,落地就签了投资框架。
     
      完成投资之后,徐新开始操心起京东的事情。 “那时候京东连专业会计都没有,我们投资后就说得帮你找个会计呀,他回答说行,但是工资不能比老员工高。”参照当时京东老员工最高1万的月薪,徐新挖来一个不错的财务总监,自己又掏腰包补贴了1万的工资。2007年4月,陈生强加入京东,负责财务。两个月后,刘强东感慨“2万块钱的人果然比5000块的好用呀”,后来陈生强曾任京东商城首席财务官。
     
      2009年刘强东在中欧读EMBA时,认识了同班同学赵国庆,原华贸中心执行董事/副总裁。2012年7月,想要跳进互联网圈子的赵国庆接受了刘强东抛来的橄榄枝,出任首席战略管。同年12月初,兼任集团副董事长。由于刘强东当时已经出国游学去了,赵国庆代表京东与中国银行北京分行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双方达成供应链金融合作。
     
      这次合作让京东意识到金融的重要性,开始思考用数据变现。京东和赵国庆个人都明白,现阶段的任务是供应链经济,下阶段下探到具体消费场景的产物则是消费金融,“京东白条”青涩的面孔很快就要跃然纸上了。
     
      “你们谁想干,就举手”,2013年中旬的一场内部选举上,刘强东在挑选扛大旗的人。这时京东已经决定要将“金融事业部”独立运作了,赵国庆第一个举手,CFO陈生强是第二个举手的人。陈生强此前一直在京东管财务,当时京东因为上市在即要引入新CFO黄宣德,所以他就清闲了下来。最后,陈生强担任了京东金融CEO,赵国庆则在京东上市前夕离职,后来创建了自己的消费金融公司。
     
      贰
     
      在与银行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有了供应链金融领域的资金来源后,京东在2013年10月第一款供应链金融产品“京保贝”。跟京东有3个月以上贸易合作的供应商,即可申请。无须抵押和担保,没有按时还款的,其业务的结算金额会优先用于还款。
     
      供应链金融产品“京保贝”解决了供应商的融资需求,与之相对应的“京东白条”意在刺激消费者消费。2014年2月,白条在京东商城上线,为用户在购物时提供“先消费,后付款”服务,可以选择30天后免息支付或者打白条分期还款。
     
      蚂蚁花呗在2015年4月正式上线,当时主要用于淘宝、天猫购物。后来它们先后打破平台限制,拓展到包括020、旅游、租赁等更多支付领域,使“花呗”“白条”这样消费场景最直观的产品在人们心中有了“虚拟信用卡”的形象。
     
      蚂蚁借呗也是2015年4月上线,这是一款为个人消费者提供信用贷款的产品。2016年3月,京东金融也推出了现金借贷产品京东金条,为信用良好的白条用户提供现金借贷服务。
     
      阿里、腾讯、京东这样的互联网巨头做起金融来确实是威力很大的。趣店曾经接受了蚂蚁D轮投资,并接入芝麻信用。得益于芝麻信用的风控技术保障和支付宝引流,趣店2016年实现利润5.77亿元,而前一年亏损2.33亿元。很长时间内,趣店自身的风险控制能力一直饱受外界质疑。蚂蚁金服一个态度上的转变,都足以引起趣店股价的波动。
     
      互联网金融行业的潜力,不止原本京东的赵国庆一人看在眼里。在很多人眼中制造业、互联网、地产等行业已经没有太多的机会了,金融是一个体量极大短期能出彩的机会。支付功能是摆在眼前的第一道“大餐”,而无心插柳之下,他们都幸运地获得了支付牌照。
     
      当互联网巨头纷纷重兵杀入互联网金融领域后,独立的第三方支付公司陷入尴尬境地,很快就奄奄一息。事实上,过去单纯的第三方支付平台要积累上亿的用户是很难的,用户几乎不会为了支付而安装一个支付工具。但用户可能会为了使用京东去装,这是来自维度的优势,京东靠着平台转化轻松就能获得几亿的客户。
  • 相关内容